中华崔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精彩图文

查看: 140|回复: 0

我心目中重要的一个人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9-7-25 11:3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心目中重要的一个人
  我心目中重要的一个人

  

  小时候,我们在一起总是争吵。甚至会打起来。奶奶断言我们是天生的仇人。美背成为一个重大的问题小时候是,长大也会是。

  有一年,我认为他偷拿了我的画集,拿着梳子狠狠的朝他打去,梳齿在他身上扎出几个小洞,一会儿渗出小血珠,妈妈看到后气的发抖又流泪,那一年,我十五岁,他十三岁。后来,那本画集被我从床脚找到,知道并不是他拿的,很愧疚,但对着他我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过了两年,我上了普高三年級,很忙。他也上了高中。但有一天,在古城路的一家美容店前,我看到他,骑在一辆黑白相间斑马一样的摩托车上,不扣纽扣的西装内里着一件火红衬衣。一个穿欠扁吊带裙的女孩双手紧扣在他腰上,从我身边呼啸而过。那么张扬的招摇过市。我目瞪口呆。他没有看到我。

  我回家后没有对母亲说。那两年母亲患轻微的脑血栓,稍一紧张就会不自觉的摇头,让人看了心酸。

  我看不惯他这种只上学而不认真读书的人。当年的他,就是那种模样性器官长白斑要紧么,自高自大,语气轻狂。我们照了面,他张张口,我想对他说出一些话,他一转身却走开了。

  我上了大学,去了另一个城市,过大年的时回到家,他对着我有点腼腆的咧嘴笑了笑。

  元宵节时,我和朋友逛夜市,看到文化广场上表演吞刀吐火,眼看着那表演的人把一吃来长明晃晃的刀吞下去,连吞好几次,然后又在嘴里点火,并喷出来,形成一个大大的火球,逼退了围看的许多人。然而就在人群后退的那一瞬,我看到他,有一丝惊惧,有一丝哀怜,透过他的眼神默默地投射到那在昏黄灯光下吞刀吐火人的身上去。人群里的他,陌生,柔软,孤零,透着少年独有的迷茫。

  我大学毕业时,他上了本市一所技术院校,课时不紧,他总是往家跑,穿一件很暗淡的夹克衫,背一个军绿色的帆布袋,里面装满修理东西的工具,身上有些灰扑扑的,头发很毛。我从一家幼稚园回来碰见他的时候,他正捣鼓着家里的那台老旧的留声机,他看见了我,对我咧嘴笑了笑,算是对我的招呼。我知道他已经进入了社会,心里感觉一酸,转身走到庭院。

  但是在家的那些天,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,老是窝在床上。有一天,他进到我的屋子来,放下一沓子钱说,去旅游吧,过的精神一点。我的眼眶止不住一湿。

  第二天,我把钱送还给她,他的脸涨得通红,说是自己赚的钱,并不是要爸妈的。我笑着说,我知道。他一低头,接过去。不太高兴的样子。

  后来,我又离开家,过了几年,妈妈给我来信说,他有了两个女儿,租了别人的房子开公司。我寄给他一笔钱,他也没有回只言片语。我们之间总是没有话说。

  再见他当然是又回家的时候,他和两个女儿一起到车站接我,开一辆又大又丑的面包车,一再嘱我照看好他那两个活泼的女儿。我说,真丑的车。他说,好看有什么用。他真的是个男人了。

  他的身体已经有点发福,有肚腩,鬓角零星有白发。看起来温和敦厚,当年的浮燥和锐气,就如他的体型,由瘦长到微胖,变成一个和气又有耐性的小胖子。

  他用他的车载着全家的人去全德聚聚餐,吃的很少,全为照顾好每一个人。我说,胖子,坐一会儿。他笑着不答话,照样四顾着关照每一个人。

2017中科青少年暑期夏令营即将开营 赶快拿起电话报名吧!  父母的生日他记着,完全要自己一个人办,用他那辆长长的老爷车,东家接西家送。对小孩子有着完全的耐性。所有的孩子都愿猴在他的身旁。他总愿把全家人聚在一起。然后说,去吃饭。我们家人也都是愿在一起吃饭的。

  他对孩子是护的很紧的,有一次,他让女儿坐我的车子,千叮万嘱我不要一面开车一面接听电话。那样很危险的。我答应了,他又叮咛一次,叫我千万记住,我说,不会忘,他还是不放心,说了又说。那是我记忆当中他对我说话最多的一次。我发觉他有些老了。

  他给孩子开家长会,打扮的整整齐齐,竟在会上举手发言,要老师少留作业,别让孩子太压力,只要孩子有一个快乐而糊涂的童年。所有的家长都对他鼓了掌。他涨红了脸。

  这个人,从不和我在一起谈琴棋书画和人生,我认为的大俗人,一直不肯把他列入我的朋友之列,慢慢地一点点进人我的心,除却手足之外的爱与敬,那优美又平平凡凡的品格,使我在他的言行里得到了启示和反照。

  他成为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人。

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我心目中重要的一个人

  ——天舒

  

  

  我心目中重要的一个人

    

  小时候,我们在一起总是争吵。甚至会打起来。奶奶断言我们是天生的仇人。小时候是,长大也会是。

  有一年,我认为他偷拿了我的画集,拿着梳子狠狠的朝他打去,梳齿在他身上扎出几个小洞,一会儿渗出小血珠,妈妈看到后气的发抖又流泪,那一年,我十五岁,他十三岁。后来,那本画集被我从床脚找到,知道并不是他拿的,很愧疚,但对着他我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过了两年,我上了普高三年級,很忙。他也上了高中。但有一天,在古城路的一家美容店前,我看到他,骑在一辆黑白相间斑马一样的摩托车上,不扣纽扣的西装内里着一件火红衬衣。一个穿欠扁吊带裙的女孩双手紧扣在他腰上,从我身边呼啸而过。那么张扬的招摇过市。我目瞪口呆。他没有看到我。

  我回家后没有对母亲说。那两年母亲患轻微的脑血栓,稍一紧张就会不自觉的摇头,让人看了心酸。

  我看不惯他这种只上学而不认真读书的人。当年的他,就是那种模样,自高自大,语气轻狂。我们照了面,他张张口,我想对他说出一些话,他一转身却走开了。

  我上了大学,去了另一个城市,过大年的时回到家,他对着我有点腼腆的咧嘴笑了笑。

  元宵节时,我和朋友逛夜市,看到文化广场上表演吞刀吐火,眼看着那表演的人把一吃来长明晃晃的刀吞下去,连吞好几次,然后又在嘴里点火,并喷出来,形成一个大大的火球,逼退了围看的许多人。然而就在人群后退的那一瞬,我看到他,有一丝惊惧,有一丝哀怜,透过他的眼神默默地投射到那在昏黄灯光下吞刀吐火人的身上去。人群里的他,陌生,柔软,孤零,透着少年独有的迷茫。

  我大学毕业时,他上了本市一所技术院校,课时不紧,他总是往家跑,穿一件很暗淡的夹克衫,背一个军绿色的帆布袋,里面装满修理东西的工具,身上有些灰扑扑的,头发很毛。我从一家幼稚园回来碰见他的时候,他正捣鼓着家里的那台老旧的留声机,他看见了我,对我咧嘴笑了笑,算是对我的招呼。我知道他已经进入了社会,心里感觉一酸,转身走到庭院。

  但是在家的那些天,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,老是窝在床上。有一天,他进到我的屋子来,放下一沓子钱说,去旅游吧,过的精神一点。我的眼眶止不住一湿。

  第二天,我把钱送还给她,他的脸涨得通红,说是自己赚的钱,并不是要爸妈的。我笑着说,我知道。他一低头,接过去。不太高兴的样子。

  后来,我又离开家,过了几年,妈妈给我来信说,他有了两个女儿,租了别人的房子开公司。我寄给他一笔钱,他也没有回只言片语。我们之间总是没有话说。

  再见他当然是又回家的时候,他和两个女儿一起到车站接我,开一辆又大又丑的面包车,一再嘱我照看好他那两个活泼的女儿。我说,真丑的车。他说,好看有什么用。他真的是个男人了。

  他的身体已经有点发福,有肚腩,鬓角零星有白发。看起来温和敦厚,当年的浮燥和锐气,就如他的体型,由瘦长到微胖,变成一个和气又有耐性的小胖子。

  他用他的车载着全家的人去全德聚聚餐,吃的很少,全为照顾好每一个人。我说,胖子,坐一会儿。他笑着不答话,照样四顾着关照每一个人。

  父母的生日他记着,完全要自己一个人办,用他那辆长长的老爷车,东家接西家送。对小孩子有着完全的耐性。所有的孩子都愿猴在他的身旁。他总愿把全家人聚在一起。然后说,去吃饭。我们家人也都是愿在一起吃饭的。

  他对孩子是护的很紧的,有一次,他让女儿坐我的车子,千叮万嘱我不要一面开车一面接听电话。那样很危险的。我答应了,他又叮咛一次,叫我千万记住,我说,不会忘,他还是不放心,说了又说。那是我记忆当中他对我说话最多的一次。我发觉他有些老了。

  他给孩子开家长会,打扮的整整齐齐,竟在会上举手发言,要老师少留作业,别让孩子太压力,只要孩子有一个快乐而糊涂的童年。所有的家长都对他鼓了掌。他涨红了脸。

  这个人,从不和我在一起谈琴棋书画和人生,我认为的大俗人,一直不肯把他列入我的朋友之列,慢慢地一点点进人我的心,除却手足之外的爱与敬,那优美又平平凡凡的品格,使我在他的言行里得到了启示和反照。

  他成为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人。


    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做人要厚道,看帖要顶!谢绝无意义字符回复  ←【左边有快捷回复哦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关闭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联系我们| 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意见反馈| 中华崔氏网

QQ|Archiver|手机版| 中华崔氏网 ( 苏ICP备15036060号 )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!

GMT+8, 2019-10-22 21:47 , Processed in 0.078781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File On.

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