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崔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精彩图文

查看: 42|回复: 0

千万遍阳关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9-8-1 03:1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千万遍阳关
  

  千万遍阳关

  ——莫言

  

  

  苏州至杭州的轮船开了,晴文的一颗心放了下来。

  船完完全全属于运河了,瑰丽的晚霞如火。

  “于千千万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快一步,也没有慢一步。”

  晴文说,不对,是“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”。晴文看到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孩,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型,带点书卷气,可分明这男孩是这船上的工作人员。

  男孩脱口道:反正一样,我没早一步,也没晚一步,刚巧赶上这个班,也就刚巧遇见你,这是我的福气,要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了。

  睛文笑了,她眼里分明是说,你这种话对多少女孩说过,我大概是一千零一个吧。

  晚霞渐渐地暗了,淡了,沉没了。两岸的灯亮了,百盏,千盏,刹那就是万家灯火。

  男孩先说了自己的名字:红泥。就硬要知道晴文的名字,晴文不推辞。倒是红泥不信,说你骗我,俏晴雯,《红楼梦》里的“白领丫头”,你用这个来搪塞我。晴文拍手,我以为你与众不同,原来不过尔尔,有多少男人说过你刚才说过的话。晴文拍出身份证,这倒让红泥瞠目结舌。

  晴文感叹红泥有对好爹妈,名字起得这么雅。红泥问雅在哪?晴文卖弄文才,说马致远的“和露摘黄花,带霜烹紫蟹,煮酒烧红叶”,多嗲。说毕,才知是红叶,不是红泥。忙忙说错了,错了。红云飞上了她的脸。这样的女孩不多见。

  红泥撑着下巴说,红泥小火炉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否?坚请晴文去喝一杯。晴文犹豫,惹得红泥回敬:我以为你有多与众不同,原来也这般胆小如……

  去就去。

  红泥香喷喷地炒出了几个菜,颇为自得地说,够上海男人的标准吧。晴文点头,没料到红泥说,嫁给我。晴文忍不住一口鸡蛋喷了出来。你是在演肥皂剧呢,三分钟就上床。晴文不怒反笑。

  红泥得了鼓励,一把抓住晴文的手说,至少你不讨厌我,要不你不会跟我到这儿,共进晚餐。晴文没有抽回自己的手,她觉得拉拉小手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晴文说,谢谢你对我的抬举,你对我说这番话,说明我还有魅力,还有人要我。“我”字出口,晴文的泪就下来了。

  红泥不解,惊得放掉了握着的手。他说,你不答应不要紧,我又不会强迫的。买卖不成仁义在。

  这样的爱情,晴文一辈子没见过,更别说遭遇过了。红泥,你到底是怎样的男人?

    

  从苏州到杭州,刚好是一个晚上,穿过黑夜抵达白天。晴文看着天陈征色从暗淡而明亮,心境也亮了起来,这趟从天堂到天堂的旅程,是会给自老爱打瞌睡跟老年痴呆有关系己带来好运的。

  天下起了小雨,一丝丝,成线,一缕缕,如梦。这使晴文找红泥有了借口。红泥自打昨天分手后就没有露脸。晴文看着红泥令人心碎的表情,当时有点不以为然。过后想想很是感动。她很想问问红泥,你真的没有别的话可说了吗?

  晴文整条船都找遍了,也没见着红泥,她问撑篙的小伙子,红泥在哪儿?小伙子看了半天晴文,只是说,欢迎你下次再坐我们这条船。那眼里有着一些不屑,他是把晴文当做那样的女人了。晴文心里一冷。走进了雨雾里,她感到有一双眼看着她,猛回头,不是红泥是谁?

  晴文很悲哀,为自己。萍水相逢,何必当真。

    

  五年后,晴文再一次踏上了苏杭轮船,只因四岁的佳佳要乘船。佳佳一刻也不肯停,磨人的很。好在船终于驶离了码头,晴文才长舒一口气,随她跑来跑去。

  “噢,晴文是你吗?”

知道便血的护理都有哪些么 “噢,红泥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  我不在这里,我还会到哪里?我一直在等你,一等就是五年。红泥一脸的憔悴和疲惫。

  奇怪,你在等我?为什么?等我来,说嫁给我吗?

  红泥激动了,你还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,说明你心里有我。晴文不理他,疯子一样,五年前的屈辱还在啃噬着她的心。当年自己,千回百转好不容易下了决心,准备接受他发出的爱的信息,他是怎样拒绝的?

  晴文看那一江的江水,绵绵的东流水,与人的爱恨情仇哪个更长?红泥扳过晴文的肩头,让她努力的看住自己的眼睛,睛文偏把眼睛游离开来,看旅客,看两岸的树,树若有情,哪会青青如此,男人就是那树,无情,狠心。

  红泥说,你不知道我多么盼晚霞满天,因为那时就会有你跨上我的船,那一天,你也是溶在晚霞中,如仙子般一步步走近我,让我不能自已,是我笨,我以为你……

  “我是。”晴文接道。这让红泥猝不及防,心里的东西怎么会让她猜到的呢。那么你现在跟我来说这些,不是多余吗?晴文如刀的眼神扫了红泥一眼,这让他心痛。红泥惊呼,你这样说,不是让我无地自容了吗?我哪会把你比作那样的人,你那么,那么——红泥想不出确切的词,一直那么着,他是不敢说,你那么高贵,那么大方,那么诗意。

  “我替你说吧,我那么无耻,那么下贱,第一次男人邀请,就允应。那么,你又如何证明我不是那种人呢?”

  红泥搓着手,急得跺脚,嚷道,我一回去就明白,我错了,一错成千古恨,再回头但愿还不晚。

  佳佳哭了,晴文飞快地扶了过来,劝她:小心点。红泥怔怔地站着,脸僵僵的,背脊直直的,他指着佳佳说,这是谁?

  “你说她还能是谁?”晴文反问。

  佳佳要鸟,晴文领着佳佳走到了甲板上,河面上的风夹带着水汽,吹到脸上凉凉的,放眼四顾,是绵延不断的灯海,却没有鸟的影踪。好像是灯光污染了这夜,这夜不再伸手不见五指,那泼墨一般沉厚的黑啊,是再也找不到了,只有在梦里重温那夜的黑,和在照片上寻觅鸟飞翔的仙姿。

  佳佳哭着还是要鸟,且骂她坏阿姨。这引来了红泥,他问佳佳:她不是你妈妈?佳佳只顾哭,红泥就夸佳佳,说她是多么聪明可爱的小姑娘,像白雪公主一样。佳佳就陶醉了,说:我们是去找妈妈的,妈妈在苏州。

  船鸣了三声,苏州将到了。红泥拉住晴文,一脸庄重的说:我喜欢你,五年前就爱上你了,这一江春水可以作证。你在经济上可以提任何条件,譬如要一幢房子之类。

  晴文平静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不再年轻的男人,她明白自己已不再年轻,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每次吟这样的诗句,都令她心悸,女人的花期是多么的短暂。

 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,他是如此的直率,如此赤裸裸,如同跑到珠宝商店,对营业员说,我要这枚戒指,多少钱。这是爱情吗?她迷惑了。

    

  大家都上岸了,晴文要走,红泥哀求地看着,那流露出的不舍让人心动,只是晴文还有许多的原则,迈不开沉重的双脚。

  晴文故作潇洒,伸出手说:再见!相握的那一刻,心一阵震颤,时间有点久了,晴文抽出了手,在两手脱离的刹那,红泥迸出一句:这番去也,千万遍阳关,也则难留。

  晴文大恸,转身,泪如雨下。

  阳关已唱千万遍。只是两个人如磁铁般无法分离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moyan6160@163.com|(OICQ)76041128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做人要厚道,看帖要顶!谢绝无意义字符回复  ←【左边有快捷回复哦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|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关闭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联系我们| 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意见反馈| 中华崔氏网

QQ|Archiver|手机版| 中华崔氏网 ( 苏ICP备15036060号 )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!

GMT+8, 2019-8-23 02:38 , Processed in 0.088589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File On.

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