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崔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使用新浪微博登录

一号多站,快速登录

精彩图文

查看: 235|回复: 0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9-8-1 13:0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0 r; V" [" p& H, M  H. L) Q; s( }
1 u8 p1 m5 S3 U6 S( l$ U$ N) F
  " f4 V% V. f- H2 F
8 h3 a9 P7 p* @( Z
  鱼" l# R" l7 K& ?
% P" i* i$ Q) e+ n( G8 S% a, H
  ——JJ MA
8 Q" M! }$ E3 b4 R1 ?! F, n8 X( K  A
4 H$ ^# b7 R% z+ _+ X  
* J5 Q: |& _; g$ i& M! I9 Q9 Y, l0 G: r8 a' U+ _% x
  
/ f' K; ?1 a! K+ {. A
  ]% N# o! h2 U4 z* i( a4 @- f# v  守着不能回去的过去,不如相望于江湖,自由自在。! t% I3 G# V  ~/ S  G; [0 ^
6 _7 k8 S" [6 e. b  w* P8 N. M
    
! l5 Q7 x" t9 G$ O0 H7 {8 c( p+ l6 F  b+ J% N1 w- o) T& ^# q
  “一直站在雨中,会感冒的。还好,有个躲雨的地方。”我这样想着,来到一个破旧的木质旧城门下,墨镜外的雨景像一片海,我是一条陌路的鱼。 # G; m( b# E5 R' R  e5 a
" ^2 c- U: w7 ^. G+ _
    8 N/ G7 O1 d3 p7 ^$ c' B8 y' d* b

8 j/ T' A1 c2 d) p& l  “ 看来雨暂时停不了呢。” 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,淡紫色的卫衣,长发栖居在湿透的帽子边,也盖住耳朵。
# L4 m1 b  Y: J6 Z) M& m
* u4 j. _4 V0 a6 D    
& T5 Y% u, W0 y' x/ c( }' l% F, P6 x! a0 J3 D5 ], a% C8 e# z) e, G
  “那么,在雨停前,你愿意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吗?”我突然问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。 * H& X5 m! G, f$ Q

+ X/ W( E7 n: s- I9 X8 M. a! Z/ I    $ j5 p* K* u5 `

' J# a+ C# R5 k' \  “也许……已经能够,轻松地说出来了。很早以前……我喜欢过一个人。非常喜欢。那时候的日子是简单的。最喜欢的事情,就是一起牵着手,到水族馆,谁知道全国哪家医院治疗白癫风好去看那些自在的鱼。以后我们一起养一对这样的鱼吧。他说。以后我们一起。我什么也没说,却把这句话印在心里。当成是幸福的承诺。可有的爱情,越喜欢对方,彼此就伤得越深。好像刺猬。终于有一天,都累了。也许,分开比较好吧。说了这句话以后,我们就各自去寻找幸福。各自去寻找幸福。一定要幸福,我想。所以,我努力地生活,没有时间回忆,没有时间悲伤。游走在这个城市里,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。直到有一天,从路边卖鱼的人那里,看到了熟悉的红色。是它们,那种几年前我们跑遍大街小巷,却始终没找到的鱼。一瞬间,我只想到他。想到,如果他看到,会有多开心。看到它们,才发现,其实,牵着手走过的每段路,每次争吵后的泪水和微笑,依然那么清晰。我买下它们,好像买回了被自己抛弃的记忆。” 8 ]5 N9 `# ?% E4 |& ^3 |& ^

0 B) E! T0 E& x0 W1 T    # r( R9 E3 g. f  j
" w) T0 K, U1 Q! o4 b
  “你还是很喜欢他吧。” ! t2 z5 K8 @5 O- n7 g& m7 t' D

$ \, P4 Y$ s5 x. T( [    $ M5 z8 O6 B" e( `  \  s- F
( F9 A4 d- U5 E, \! G6 K
  也许吧。但已经没有意义。 8 J# b3 ^* A& g

1 h( V- x: H( B5 K! }0 X$ ?    ) t! y4 ?0 j% A  K/ k% l" l# x
) C* `7 d1 F4 ?
 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他会不会也对你难以释怀呢?不要因为任性,丢失了幸福。 9 ^1 b! O! H" P/ `
4 m! s# Y' O/ _% X( b  O8 d" e. Y
    
2 N8 |8 X3 X4 Q2 `, u0 ?7 J+ E. Q
  已经没有必要了。已经分开得太久,我们,也已经找到各自的幸福。那时候分开,不全是因为任性。爱情,不是相爱,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。人生那么长,不想一辈子都彼此伤害。还是过得快乐些好。分开那天,我们都笑着说,终于摆脱你了。以后就是自己的碧海蓝天,和快乐生活。就算想哭,眼泪,也不能让对方看到。因为那样,只会让彼此更难过。所以倔强地掉头离开。我想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。 2 K2 [" z, |, d
! y, x* x" B! E. G
    
- X' u& ^5 J4 a7 l6 ^& c- o# N
7 E5 h" P1 R  M/ R3 |1 V  真正喜欢过,又怎么会忘记呢。
( z/ a% H7 s" G/ U7 g- g& K
2 @7 @1 P8 `1 q0 _    
6 e9 T$ c% i6 l9 A. B/ n  v& T" e& j$ h! X7 I, o9 R! l
  雨……已经停了呢。我决定把它们放回河里。
5 b+ Y6 @" j$ `* V& Z' o' g3 d0 G, _7 e. r( z- j& N4 S  o- ~+ F
    
* p1 e( q( T/ X: s3 B
1 e/ O; f  D6 j! ?0 S; L$ q  你说的红色的鱼,是它们那。9 c* r7 Q( l$ P  M( `# D

: b3 X, }% x1 d5 w9 [    
, d4 S' W6 a2 }9 E7 y5 e1 K: _$ ~, s6 s
  是的,可我不知到它们叫什么名字。
7 M" c3 Q6 y0 d4 Q( @6 E* w( U7 Y) K9 d( x5 {. h# l
    
& G( I% |5 U2 x% p
4 S3 R' Z5 T: v5 v, [  Z  小丑鱼吧。我想。
6 A3 k; S, \# X' m
: s/ E0 V0 e  A2 Z" b: d    4 y- k6 z+ S3 u5 h' l! Y- I6 T
2 H6 r. a- k( I
  对了,他给我说过的。觉得不好听,就忘了。
6 E: J& T$ W& ^; \) @! ]1 j
. |1 \& g1 Z9 O* X$ [: U% X) ?  u    7 W0 `/ c! o- F) w2 s) P

6 ^/ |( e$ c) J! h5 E* C# }  忘也是一种幸福,何况名字只是一个符号。然后形同陌路。
6 F/ F2 ^' `* e% v6 M, }
, L& Q4 D, `/ R# S/ g    
/ G7 x' a0 V; W! q9 I4 X9 p) ~3 N1 g9 o# w0 r
  也许吧。人难道不是?
, w8 a9 W) G5 v  c/ \6 N: Z8 S7 Y: c0 P0 O$ R% \2 @# w
    
) e" ?9 o* j: }8 n( C+ N  c7 T2 @0 J, v' v
  真的一点也不想他知道你的心情么。 $ l9 }' J% [* x' _
' F# |/ a  U% M8 C4 A
    2 G; A7 \0 j2 u3 m. O3 \2 t
7 ^" T( |% C+ u% n, L# U
  不想。因为,不想再从他的脸上,看到那种忧伤。如果都装做忘记的话,彼此都会好过。 + ]3 f" [: N6 c( u% v
白癫风不能吃的食物有那些, C' V1 [& J9 d8 E/ X! d5 a

; \6 D  L$ o5 i0 O" R4 o; ?    , A5 R- A3 b: Y# v# r: B

+ L( M# K& S6 y  雨停了,我也该走了。既然放弃了珍贵的东西,就更要让自己幸福啊。 * P9 }6 y- q4 t: @0 j
- ^  _7 G2 t; W7 D) I& K
    
5 E' @# h. g$ @7 T) o1 Z
: K4 n9 C5 S6 R. ]$ C* D  一定。 ' L2 v& m/ ]' u8 i2 E

% q" P* e; O, c9 x9 z. R    
1 [$ k" t: @% [" b$ U: I; Y, G9 @
/ ^$ c7 K- l; B5 ^      n- e! R+ B, C) q- b# u  f

. A  w7 w8 |0 }    6 g, O0 ]! O$ e$ H

6 e& b  k/ `+ X0 e% z6 ~6 ~( z6 r; x  无须刻意铭记无法实现的爱情。无论现在有什么样的回忆,等我们再长大一些的时候,时间就会把回忆里的泪水风干。那时候,回忆,就只剩下温暖的片段了。
3 G' }4 G9 z0 C( Z! J8 k. ~
" Y* T8 Z, V" J1 V+ d, c% q: l5 I4 N    
( j% k8 y( o4 z0 n, x3 w  K1 [9 j) w1 ?  C: R
  回到家,我把这些年来悉心呵护的一缸小丑鱼都放回河里。
- @- e0 p0 r. ]8 G+ ]
. `/ \) H9 ^! f+ Y    ) `1 A' l( L: M. ]3 c/ B0 L+ O! t

0 J$ d2 Y; w1 q6 x+ R+ Q+ X5 k) Z  我忘记告诉她,它们是深海的鱼类。不过这样,彼此才会好过。
5 e3 ^5 f) B9 [' j; ]
( A( u$ m6 K- G: H  @    
) o7 ]0 a" s/ v5 d! m) R' ?
4 {: H; B2 P) v  至少它们也不会孤独。4 S( S4 J+ e" B8 K; u1 c
& W# X2 r; r4 o' f! |" o
    0 f: P4 |! j( v! B: B

5 \7 y3 `1 r2 J$ b  这是两尾陌路的鱼。; B! @4 ^' @5 V7 G

7 H8 Q' X" T! c十年苦痛,一夕感动    ; p# f! E! U" u( R
" z  j: m: v( a
  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4 E+ p& [$ z6 C

, [& Y3 y+ t7 U( S2 y    
1 D/ I9 a% d/ ?8 N& v* l+ p9 b1 G; U2 P: j$ V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做人要厚道,看帖要顶!谢绝无意义字符回复  ←【左边有快捷回复哦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关闭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联系我们| 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意见反馈| 中华崔氏网

QQ|Archiver|手机版| 中华崔氏网 ( 苏ICP备15036060号 )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与本站无关,本站不承担由本站信息引起的争议及法律责任!

GMT+8, 2020-8-11 21:45 , Processed in 0.041619 second(s), 20 queries , File On.

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